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香港神算网主论坛
烟花女子翻身记国内首次使用非职业演员让人咬牙切齿
发布时间:2022-07-07        

  1951年,对于新中国而言是一穷二白,百废待兴的年份,对于当时的文艺工作者来说更是希望把心中的热爱,通过电影这种形式,在祖国的建设中起到一定的政宣作用。

  孙瑜(1900-1990)的《武训传》首当其冲在5月公时尚映,而通过以家庭在新旧社会变迁来反应时代的电影计有桑弧(1916-2004)的《有一家人家》、郑君里(1911-1969)的《我们夫妇之间》、洪谟(1913-2014)的《夫妇进行曲》及汤晓丹(1910-2012)的《胜利重逢》等片。

  从左至右:电影《团结起来到明天》、《胜利重逢》及《新儿女英雄传》局部海报

  另外反应革命题材的作品如石挥(1915-1957)的《关连长》、史东山(1902-1955)吕班(1912-1976)联合导演的《新儿女英雄传》、凌子风(1917-1999)的《陕北牧歌》及张骏祥(1910-1996)的《翠岗红旗》等片,还有三部是反映当时的时代面貌的赵明(1915-1999)的《团结起来到明天》、冼群(1915-1955)的《女司机》,以及将在下面要介绍的陈西禾(1912-1983)的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。

  在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(1951)还没公映的时候就已经有一部和它类似的纪录片《烟花女儿翻身记》(1950)公开在北京和上海放映了,可惜那时候人们对于记录片不是很有热情,所以在观众之间反响不大。

  《烟花女儿翻身记》是导演唐漠(1922-1966)和于蓝(1921-2022)联手合拍的一部纪实纪录片,反映的是石家庄解放初期妓女改造的情况,尽管这部纪录片把故事情节更多地放在了桂贞和金花的不幸遭遇上。我们再回过头去考察一下那段历史,对于我们深入理解它的社会价值会很有帮助。它的出现对于陈西禾的创造也是有一定的启发和帮助。

  陈西禾于1950年自编自导了这部电影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,集中概括了在旧社会里受迫害手蹂躏的妇女的血泪史,强烈地歌颂了新社会、新制度。

  1949年5月21日夜晚,北京市公安局执行市政府决定,选派两千多名干警,突击查封全市224家妓院。命令发出12个小时之后,妓院全部被封闭,从业妓女1316人被集中送到刚刚建立的北京市妇女生产教养院,她们开始了新的生活,同时也拥有了一个新的称呼:学员。

  退休女工人俞欣芝,一个14岁跑到上海卖淫,却在1950年代初期被改造的数千妓女之一。而那些被改造过的妓女,政府的意图是把她们安顿在一个安全的家庭关系中,使她们有一个稳定的工作。但是在后来的回忆中,我们能见到的大都是少量所谓“先进分子”的“今昔对比”,更多的妓女返回社会后的命运如何,则不得而知。

  俞欣芝在“那一年”结了婚,丈夫是三轮车工人。俞欣芝回忆,“介绍人曾和他讲过我的事,他同意先见见我再说。我这个人是很直的,头一次见面我就说:我旧社会是‘万人妻,让政府教育好了;可是总有污点,对不起你。这种事成就成,不成不能强求。”

  他说:“以前归以前,现在好就行。”我说:“我现在是先进生产者呢!”一来二去,事就定下来了。临结婚我问过他:“你就不嫌我?”他说:“我这么大岁数能找个人不错了,你得给我生个儿。我们不能绝了后。”我告诉他这可保证不了,我打过两胎呢。他想了想说:“那也结吧,有感情了。咱俩都是苦人儿呀!”

  结婚后的生活很好,他人老实厚道,很疼人。他是去年去世的,女儿差一个月就大学毕业了,他没赶上就走了……我曾问过他:“旧社会你就那么干净?”他脸红了半天说:“踏三轮车的没几个娶得起老婆,有几个钱就走邪道去坏地方呗。”

  从那之后,我们再也没谈过往事。对,是不堪回首呀!说不定我们是旧相识呢!即使是,也认不得了,新社会把鬼变成人。“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你们看过吗?是写我们的,很真实的。真可惜,十几年都没放过这部电影了”俞欣芝说。

  当时37岁的“学者导演”陈西禾发现了这个他认为能够表现新旧世界是怎样的不同的题材,拍成了电影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。导演陈西禾受到1949年底迅速取缔妓院这一令人拍手称快的壮举的启发,为了真实再现烟花女子的遭遇与获得新生的生活实际,导演陈西禾决定以真实人物的生活素材为基础进行创作。

  为了追求着真实,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决定请教养院里有点表演天份的学员李凌云,出演片中一个重要的角色,狠心的老鸨,李凌云因此走下教养院的舞台,来到上海,站在了摄影机前。

  而恰恰是这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李凌云,让整个上海文艺界彻底“懵圈”——所有当时看过这部电影的专业人士,无不对她“咬牙切齿”,因为她演得真是入木三分。

  李凌云本人就曾经是妓女,恰恰因为角色的反转,据说在排演时因为想到过去的经历而好几次进行不下去。

  从曾经的称呼是妓女,后来叫学员,到在1952年第七期的《大众电影》上,有了一个新的称呼:网民的演员。

  李凌云和千名学员获得了新生,影片上映以后,还起到了创作者们意想不到的效果,很多地区从中汲取经验,开始着手处置本地的娼妓现象......

  而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讲述的是在1947年秋,北京近郊农妇佟李氏(梁明饰演),因为丈夫被地主逼死,生活无靠,携带女儿大香(李萌饰演)进城投奔舅母孙大妈(田太宣 饰演),以缝洗衣服维持生计。

  同院年轻工人尚幼林(李纬饰演),同情佟氏母女的遭遇,常给予帮助,天长日久,大香和他产生了感情。谁知孙大妈收留佟氏母女未怀好意,暗中串通伪侦缉队长流氓马三(石挥饰演),以介绍大香进工厂为名骗卖到老板崔胡子(崔超明饰演)、胭脂虎(李凌云饰演)夫妇所开的“同喜院”去当妓女。

  佟氏母女不知内情,上了圈套。崔氏夫妇为人残暴,院中姊妹原有月仙(苏芸饰演)、顺宝、桂红(胡小菡饰演)、翠莲(程晨饰演)、银花等人,在大香入院不久,又用讨债的手段,强迫寡妇田氏为娼,取名凤喜,并将其母子拆散。

  大香被骗之后,一直想要跳出火坑,可惜没有机会。转眼是1948年的春天,某晚,伪巡官(程之饰演)来查验捐照,大香就趁此机会,鼓足勇气向他求救。不想伪巡官早已接受了崔氏夫妇的贿赂,不但大香不能如愿,反而使佟李氏气愤得投河而死。

  尚幼林得知大香被骗落入娼门,便去“同喜院”探视。回来后与父亲商量用亡母所遗的积蓄为大香赎身,不料又中崔氏夫妇的圈套,不仅钱被骗走,而且还遭毒打。大香悲伤失望之余,萌生死意,幸被翠莲发现,救下性命。

  月仙染上梅毒,胭脂虎见她已没用,用残酷的方法将其活活害死。大香等目睹惨状,悲愤交集,束手无措淫威之下,既无法逃走,又不敢反抗,只有忍气吞声,相对饮泣。

  不久,北京解放,马三因从事特务活动被捕。北京各界代表决定封闭全市妓院,并关押所有邻家老板治罪。政府将所有妓女集中起来,不仅给她们治病,归还她们的财物,还教她们学习,找到她们的亲人。她们斗争了老板,参加了生产劳动,开始了新生。大香也参加了卫生部的防疫大队,到苏北去工作。

  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是陈西禾导演的第一部影片,影片对纪实美学风格的追求比较明显,但在电影表现手段的掌握上,并没有生疏之感。而职业与非职业演员的默契配合,更显现出影片在“生活化”基础上的和谐。

  在电影中摄影是表现主义的,旧社会多以阴影处理,人物侧面总跟着影子,似无法摆脱的命运。很多时候人物则以剪影处理,有时又是大底光加大特写,如石挥和李凌云、崔超明生气时都是。有些魑魅魍魉的感觉。

  法官受贿后镜头上移蒋中正的头像和清正廉洁的字幅意在讽刺,现在看来则有些刻意。倒是法官身上从窗户里透进来的白光算是很巧妙。

  新社会以后,送来了火炉与电灯,也多了阳光少了阴影。人物上吊、被打由影子表现算是间接。地道的北京话,地道的窑子里的细节。

  石挥的表演称绝,李凌云也不甘示弱。崔超明的老崔虽演坏人,还有些老好人的底子,故不那么像。李纬的穷小伙也算符合形象。大香是个水灵的姑娘。

  自从党来了,现身说法讲述打针一段像在做策划,自从打了针吃了药,腰也不疼了背也......代表表演很卖力,大概也符合当时之生活,但如今看来有些令人喷饭。

  姐妹们批判老鸨夫妇则有些唱红歌的味道。倒是姐妹们之间对党不信任的段落里见着些姑娘们的鲜活气息。

  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是“文华”公司晚期力作。1949年—1952年这几年间,私营制片机构一直动荡不定,但在这种情况下,依然拍出了50多部影片,弥补了国营电影厂出品数量不足之缺陷。

  其实“文华”很像一个“作者电影”团,里面的每一位导演都有很强的个人风格,不管是黄佐临(1906-1994)、桑弧、费穆(1906-1951)、石挥还是陈西禾,都是具有独立文化人格的“作者”。而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则是陈西禾在“文华”公司拍摄的唯一作品。

  而当时私营厂的作品,在精神气质上延续了20世纪30、40年代的电影传统,“文华”晚期除出品《我这一辈子》(1950)、《关连长》(1951)之外,还有《腐蚀》(1950)、《姊姊妹妹站起来》等很有代表性的影片,“昆仑”也推出了《我们夫妇之间》(1951),为私营电影业在中国电影史上的位置增添了一抹异彩。

  回到文章开头孙瑜的《武训传》自公映后,遭到无情的炮轰,整个上海文艺界陷入一片“紧张”中,不能和时代共进,那是自身有问题。

  当时的人们始终没有想太多,在“先拍打后安抚”的策略下,又有很多“天真”的人站了出来,如同石挥的艺术是一路朝向真实冲刺,他不晓得歌功颂德的窍门,1957年打成,跳海死掉。

  好比他改编的话剧《日出》里的话:“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黑暗留在后面,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,我们要睡了。”就像他在《石挥谈艺录》里的字句:“世界上被人称颂着的功绩和伟业,十有八九都是目不忍睹的惨事。”

  曾被禁的《关连长》只是时代的误判 首个富有鲜明个性的战士形象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