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香港神算网主论坛
史上最传奇五重间谍袁殊为国立下大功晚年结局凄凉
发布时间:2022-03-01        

  这样一个身兼三重身份,强悍到略显玛丽苏的角色,在历史上其实是有真实原型的。并且,真实人物比电视剧设定更为传奇,其经历也更加惊心动魄。

  1982年,在结束20年牢狱之灾和7年软禁生活后,袁殊终于得以平反昭雪、恢复名誉。然而,久违的光明并没能给袁殊带来些许安慰,积攒20多年的冤屈和负面情绪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通口,一次性爆发得干干净净。

  回归正常生活后,袁殊的身体与精神状况每况愈下,他疾病缠身,精神也陷入混乱状态,时常毫无征兆地嚎啕大哭。

 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5年之久,直到1987年11月26日,难以忍受双重折磨的袁殊终是闭上了双眼,终年76岁。

  作为中共史上唯一一位五重间谍,袁殊在中统、军统、日伪、青红帮四方邪恶势力之间游走,刀尖舔血20余年,为革命胜利、民族解放做出了卓越贡献。这样一位英雄人物,为何结局会如此凄凉呢?这一切还得从1931年讲起。

  1931年10月,经潘汉年介绍,年仅20岁的袁殊正式加入了中国。说起潘汉年,这也是个令人敬佩又深感惋惜的大人物。潘汉年于1925年入党,是中共隐蔽战线的一大杰出领导人。从“西安事变”后促成国共和谈;到抗战全面爆发后将宋庆龄等人安全转移;再到截取近百份重要情报,帮助新四军一次次安全摆脱日军“大扫荡”危机。潘汉年对革命胜利做出的卓越贡献,不是简简单单能够说清的。

  只可惜,1955年时,潘汉年被曲解为特务、反革命分子,被关押审讯、强制劳改长达22年。潘汉年的冤屈直到1982年才得以洗清,而那时他已经去世整整5年。关于潘汉年的故事,如果大家感兴趣,我们之后可以专门出一期视频介绍。下面回到正题。

  关于潘汉年和袁殊是怎样相识相知的,我们无从得知。不过很显然,身为“隐蔽战线领导”的潘汉年会主动介绍袁殊入党,必然是看中了他身上一些突出特质,尤其是地下工作方面。

  事实也的确如此。袁殊的父亲袁晓岚是个小领导,有钱有权有关系,可偏偏是个抛妻弃子的渣男。为了维持生计,袁殊和弟弟自小就跟着母亲在社会上摸爬滚打,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。

  五四运动爆发后,意气风发的袁殊投身于革命浪潮。他加入狂飙社、参加左翼文化活动、创办《文艺新闻》杂志、赴日本留学接触先进思想。期间,他还曾加入过,不过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遭清党退出了。

  复杂多面的社会经历,造就了袁殊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。再加上和留学日本的背景资历,袁殊可谓是天赋异禀的卧底人才。

  潘汉年将袁殊带入党后,立即将其调入中央特科,让他从事情报卧底工作。至此,袁殊的传奇间谍生涯,轰轰烈烈地拉开序幕。

  1932年春天,经过短期培训后,袁殊接到了第一份任务。他借助表哥贾伯涛的关系结识了CC系核心成员、时任上海市社会局长的吴醒亚。由于袁殊的父亲和表兄均是的小领导,还与他同为湖北老乡,所以吴醒亚丝毫没有对袁殊的身份起疑,直接将其安排至中统任职。

  吴醒亚的安排如同一笔意外之财,凭借自身的交际能力、文学才华,以及吴醒亚在暗中的周旋疏通,袁殊很快就搭上了日本驻沪领事馆副领事岩井英一这条线。

  吴醒亚计划让袁殊打入日本人内部套取情报,而岩井英一也企图策反袁殊,让他出卖核心情报。就这样,袁殊误打误撞地来了个双管齐下,开始“光明正大”地游走于和侵华日军两大势力间,并将两方情报都传回给中共中央。

  《三国志》中,刘备曾对诸葛亮说:“孤之有孔明,犹鱼之有水也”。对于袁殊而言,间谍世界就是属于他的汪洋大海。通常情况下提起卧底、间谍、特工等人物时,大家所想到的都是如履薄冰、胆战心惊等词汇,可袁殊却是如鱼得水。他仿佛自带“值得信赖”的光环,肆意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,无数高管权贵主动为他牵线搭桥,让他能够接触更多派别。

  1937年,随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26岁的袁殊也迎来了自己的传奇巅峰。这一年4月,袁殊加入了上海青红帮,成为帮派长老曹幼珊的关门弟子。

  同年“七七事变”爆发后,袁殊在杜月笙的介绍下结识了军统头子戴笠,随之被任命为军统局上海区国际情报组组长,官拜国军少将。

  从1931年到1949年,袁殊将自己的青春热血全部奉献给了地下工作,为中共的革命、抗日、民族解放事业,套取了数不清的重要情报。其中最突出的就是“东方慕尼黑阴谋”。

  当日本军国主义强势侵犯中国时,英美两国竟然单方面提出绥靖政策,决定纵容日本侵华行径,将中国“送”给日本以保全自身利益。

  这场“东方慕尼黑阴谋”在如今看来异常可笑,但在当时却实实在在威胁到了中国的安全。好在袁殊在1939年时提前截获相关文件,将此情报汇报给中央,使得我党得以及时作出应对,粉碎了慕尼黑阴谋。

  除了情报工作之外,袁殊还利用自己的多重身份,建立起多条秘密交通线,积极救援身陷囫囵的中共人士。许广平、潘汉年、范长江等重要人士,都得到过袁殊的帮助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袁殊又进入了李克农上将领导的情报部门,继续从事关于日美动向的调研工作。一直持续到1955年,那场重大变故的到来。

  “凡是搞情报工作的大多数都没有好下场,中外同行都一样。”这是潘汉年与袁殊最后一次会面时,潘汉年所说的线年时,潘汉年被定论为反革命,从而锒铛入狱。就在“潘汉年冤案”发生短短数日后,袁殊也遭遇了相同的困境。他被扣上“特务”的帽子,判处12年有期徒刑。

  作为一位传奇红色特工,袁殊之所以会被否定一切贡献,寥寥草草走了个形式就被判入狱。这背后主要有三个原因。

  其一,袁殊作为潘汉年一手发掘培养的情报人才,他自然会遭受潘汉年冤案的牵连。

  其二,如同潘汉年的那句话,情报工作者的卧底、伪装身份,很可能会化作一把刺向自己的刀,更别说是袁殊这种超多面间谍了。

  其三,袁殊的间谍生涯上存在一个致命的“污点”。1935年,袁殊因“怪西人案”被抓捕入狱。审讯中,袁殊自爆了中共地下党员的身份,甚至主动揭露著名演员王莹的隐藏身份,表明自己叛变的诚心。

  坊间普遍认为,当年袁殊的确是耐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而中途叛变过,几年后用重要情报求得潘汉年原谅才得以重归。

  不过也有人认为,袁殊当时出卖王莹的决定,是出于大局考虑,甚至可能是吴醒亚等人的安排。倘若袁殊真的暴露了人的身份,还正面承认自己潜伏中统的行动。那么此后继续重用袁殊,以及袁殊出狱后,冯雪峰等中共人士立即安排他去日本避风头等情况,就显得非常不合理了。

  当然猜测只是猜测,真实情况中,那次入狱和出卖王莹的经历,让袁殊被迫蹲了12年大牢。好不容易等到1967年刑满,那段黑暗岁月又降临了,袁殊没能来得及为自己辩解半句,就再度入狱服刑8年之久。1975年出狱后,年过六旬的袁殊又被押送至劳改农场,一边辛苦劳作,一边承受着变相的软禁,就这样熬过了7年灰暗时光。一直到1982年9月6日,袁殊才终于被改判无罪、恢复名誉。

  整整27年的黑暗岁月,数不清的污言秽语,以及牢狱中很可能存在的拷问暴行,袁殊都硬生生挺了下来。平反后,他甚至热血沸腾地想要“重返战场”,去考察长江,去调研国际关系,只可惜他的要求却一次次遭到拒绝。

  时间一长,袁殊的心情逐渐低沉下去。与此同时,多年的艰苦生活使得他疾病缠身。脑血栓、白内障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两度中风,袁殊的身体越来越差。发展到后期,他甚至出现了脑软化,无法控制自己情绪和行动,经常性哭喊崩溃。